联盟首页

同步课堂

在线测试

中考专题

高考专题

下载中心

联盟留言

 
 

 

略论《红与黑》中于连的形象及其典型意义

张红霞

本站原创作品 2004年3月


内容提要:
本文主要通过于连在三个典型环境中性格变化的论述,分析了于连这个典型人物在典型环境影响下形成的典型性格,从而揭示了于连这个典型人物的典型意义。
关键词:于连 卑鄙 庸俗 虚伪

昂利·贝尔(1783-1842)笔名司汤达,是十九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创始人。生于法国南方一个第三等级的资产阶级家庭。他少年时期就开始阅读法国启蒙运动家伏尔泰等人的作品。曾参加拿破仑远征意大利的部队。
在司汤达49年的生命历程中,他始终生活在法国资本主义制度和封建制度大搏斗的时代。他经历了1789年的资产阶级革命、拿破仑的雾月政变、拿破仑帝政波旁王朝的复辟、七月革命以及七月王朝。这一时期,是法国社会大动荡大分化的时期,法国国内的阶级斗争尖锐异常,代表不同阶级利益的不同党派层出不穷,政权更迭频繁。但是无论当权者是谁,法国的上流社会仍是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对处于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进行残酷的剥削与压迫,使人民的生活困苦不堪。作者作为一个旅行家,足迹遍及巴黎和外省的许多地方,他利用细腻的观察和切身体会,准确的体会出了社会不同阶级在这一历史时期其内心与情感上的变化。为以后在《红与黑》中对阴险伪善的神父,勾心斗角的政客,专横凶狠的贵族,贪污腐化的官吏,卑鄙庸俗的资产者,贫苦无助的城市平民的描写搜集了大量的素材。司汤达是一个站在历史进步一面的学者,他的作品都是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红与黑》是根据一桩刑事案件的材料创作的。1827年,司汤达在《法院公报》上看到了一桩杀人案的报道;一个当家庭教师的青年在教堂里向从前曾同他有过爱情关系的女主人开枪,而受到法庭审判。司汤达把这个刑事案件作为小说的情节基础,又进行了加工改造,把反映复辟王朝时期社会政治状况的材料放了时去,使这部小说具有了极其丰富的社会内容,而不是一个刑事案件的简单复述。
《红与黑》有一个副标题"一八三0年纪事"。司汤达对此也作过解释,说是要描写王朝复辟时期的"社会风气"。实际上,他的意图是反映政治现实。《红与黑》确实具有相当多社会政治内容。正因为如此,小说发表后曾被指责为"政治书籍"。
《红与黑》的主要成就之一是塑造了主人公于连的艺术形象。他是波旁王朝时期进行个人奋斗的小资产阶级青年典型。小资产阶级具有两重性,既有反对封建贵族和大资产阶级的一面,也有和贵族、大资产阶级妥协的一面,这种阶级地位决定着他对现实社会既反抗又妥协的特点。
于连的性格发展是在德·雷纳尔市长家,贝藏松神学院,德·拉莫尔侯爵府第三个典型环境中完成的。司汤达有意识地从"社会制度决定人们命运"的原则出发"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他能够历史地,具体地描绘复杂的社会环境,以及在这个环境影响下人物性格的变化。并通过人物反映出社会的本质特征,从而把环境与人物有机地统一了起来。
于连在德·雷纳尔市长家里第一次登上人生舞台,开始接受社会教育。家庭教师的屈辱地位使他对贵族社会的阶级差异和贫富悬殊极度敏感。他不但自尊心强,而且还有平民意识,本能的憎恨富人,鄙视庸俗无能的市长。在市长家里,他大开眼界,看到了资产阶级的败行劣迹,看到了各种各样损人利已的阴谋诡计。谢朗神父这样开导他:"你也可能发迹,但那必须损害穷人的利益,奉承区长、市长、巴结达官显贵,卑躬屈膝投其所好,这样行为就是当今世间的所谓的处世之道。"于连开始认识到在这处利已主义的沙漠里,要想立足升迁,只能以虚伪的手段保护自己的利益去猎取功名财富。他发誓:"只说那些他认为是虚假的话,决不谈论真实的事情。"他终于学会虚伪,在野心道路上迈出第一步。
在趾高气扬的贵族面前,他不但不卑躬屈膝,反而以高傲来对抗贵族的傲慢。于连平民意识也在同德瑞·那夫人的关系。德瑞·那夫人是一个心地善良纯洁的女人,但不幸嫁给了一具粗鄙庸俗的官僚,于连的追求唤醒了他沉睡的爱情,于连漂亮的外貌,他聪明和勇气,蒙住了她的眼睛。
于连同德瑞·那夫人间的暧昧关系终于败露,他不得不离天市长的家。强烈的出人头地的愿望,使他排除了和女仆爱莉莎结婚过小康生活或同朋友经营木材生意以求致富的两条路。官场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社会风气对于连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已发现凭学识和才干难以获得成功。当时四十岁左右的神父有三倍于拿破仑手下著名将领的收入,于是他立即决定通过教会的阶梯攀登他理想的高峰。
如果说于连在德瑞·那夫人家时还经常显示出正直的品格,表现出傲慢的反抗,那么在神学院的十四个月里,他很收敛自己,变得更加虚伪自私了。他明明是无神论者却扮演成虔诚的教徒,于连施展了其伪善的本领,处处小心谨慎颇得皮拉尔院长的赏识。阴暗的神学院把于连变成了伪君子,同时也刺激了他向上爬的野心。
于连到巴黎担任德·拉莫尔侯爵的么人秘书是他性格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于连的个人奋斗取得了最大的成功。同时也遭受了最后的失败。
巴黎是"阴谋和伪善的中心"。这时于连已日趋成熟。懂得怎样以虚伪效忠主子的机灵,博得侯爵的赏识。在情场角逐上也旗开得胜,尽心机终于征服了德·拉莫尔侯爵的宠女玛蒂尔德小姐。于连得到了贵族的身份和一份收入颇丰的地产。于连完全"陶醉在野心里"。小资产阶级的反抗性消失殆尽。然而,好景不长,正当他志得意满时,在阴谋策划下,德瑞·那夫人寄来一封告发他诱骗的信,葬送了他的锦绣前程。事实上,那封信虽然来自德瑞·那夫人之手,但真正的作者却是教会,贵族阶级决不许平民蔑视和反抗他们的权威。于连狂怒之下急奔维里埃尔城,向正在教堂的德·雷纳尔夫人开了两枪,当场被捕,后被判处死刑,于连也就成了统治阶级阴谋的牺牲品。
于连入狱后如梦初醒,开始重新审视现实,他终于明白将他置于死地的真实原因是因为他想突破阶级限制跻身于上流社会,这是统治阶级所绝对不允许的。他对复辟社会已深感绝望,所以拒绝上诉,拒绝忏悔,以死相抗,决不妥协。
"有利可图"的法则也破坏了家庭关系。司汤达对世态炎凉刻画得穷形尽相,入木三分。于连被判死刑后,老索雷尔探监,但他并非出自对儿子生死的关心,而是为了儿子的遗产。当于连知其来意说出要把部分的钱都给他时,利欲熏心的老索雷尔竞喜形于色:"那很好,这其余的理应归我……如果你希望像一个好基督徒那样死去,那就应该尝还你的一切债务……"离死期不远的于连听到这番话,痛心地感叹:"瞧,这就是父爱!"父子之情已完全消失在利已主义的冰水之中。父子关系原来是不过一笔现金交易!
于连在赴刑前在法庭慷慨陈词:"先生们,我丝毫没有这种荣幸属于你们那阶级,你们在我身上所看见的,是一个反抗自己卑贱命运的农民……你们仍想利用我来惩罚所属的这个阶级的年轻人,永远失败他们的勇气。这些年,人虽然出身卑贱,也可以说,受到贫困的压迫,但是却有幸得过良好的教育,敢于跻身天有钱人引以为骄傲的所谓的上流社会之中。"这段独白切中时弊,一针见血,充分表达了被不合理的社会制度扼杀了全部活力和希望的一代人的愤怒与控诉。
于连形象的典型意义在于通过他反抗--妥协--反抗的生活道路揭示了复辟王朝时期平民阶级与贵族阶级的严重对立,反映了小资产阶级与知识分子对自由、平等的渴望,对封建制度的不满,表现了不同时代不同的价值标准在他们身上所引起的矛盾冲突。
《红与黑》中写于连对三个典型环境(维里埃尔市的唯利是图,贝藏松神学院的宗教专制,巴黎贵族社会的阴谋与伪善)的感受与反应,决定命运关键时刻的内心冲突和思想变化具体入微引人入胜。从心理活动的折光镜上,我们看到了于连的勇敢与怯懦,骄傲与自卑,狂热与郁闷,看到了罪恶的现实如何扭曲他的人格以及他在伪善的道路上经受的矛盾与痛苦。于连从启蒙学者和拿破仑那里获得追求平等的观念,激发了他小资产阶级公民的积极性,正是这种观念和积极性交配着他的一切心里活动。"于连悲剧性的奋斗史清楚地说明了,不合理的存在是造成他全部心理反应和行为行动方式的根本原因。在拿破仑时代可能成为英雄的青年,在复辟王朝时代只能惨遭毁灭。由此可见司汤达现实主义心理分析的深度和力量。"
毛泽东同志看了《红与黑》后,把它喻为西方的红学,毛泽东在谈到于连时说看你站在什么立场去看,角度不同,结论也就不一样,你说于连不值得同情,我可是多少还是有些同情他,你看他多可怜,想说的吞吞吐吐,想干的躲躲闪闪。为了感情影响了他的职守,我看也不足深怪嘛!那也不能光凭感情用事呀!你说于连破坏别人家庭,是幸福的就破坏不了。破坏了,可见不幸福,那个家庭里有压迫。我看于连是帮助夫人进行反抗的解放者。毛泽东说你不了解那时。也就是19世纪,西方的家庭,尤其不了解那些家庭的虚伪的残忍……
于连可以说他是世俗的,他崇拜拿破仑,因为红衣十字军能给他于精神上至高无上的荣誉,但是历史改变了这条路行不通时,他又选择黑衣主教这条路,也是为了地位荣誉。
于连的悲剧在于忠于自我和飞黄腾达社会追求的矛盾,鱼和熊掌两者不可兼得,而"贪心"的于连无论怎样选择都是悲剧性的。
我觉得如果"超人"理论适用的话,只是从尼采的角度来看。正是由于连面对的世俗社会,限于他的出身与地位,他的理想可以说是一种根本无法实现的幻想,从这方面来讲,他的心中是压抑的,但是他的精神又是跨越世俗的,这就催生了他复杂的人格,在世俗和理想化的夹缝里,他感到自己的存在已失去了意义,从表面来看,他的结果实在合理不过的了,因为司汤达在于连身上浓缩了他个人眼中的整个法国社会,而就于连个体来讲,其结局可被视为是一种终极的反抗,也就是说,其根本奋斗的希望已完全破灭。表面上看,于连的追求是"红"与"黑",但从本人所见他所追逐的是一种"认同感"。因为在当时,出身和地位可以说是一无是处,也就是说整个法国社会都浸泡在世俗的理想当中,而这种理想的实现是要靠出身和地位来实现的,但对这两者于连都不具备,他的行为以正常的逻辑来看可以说是鄙俗甚至是见不得人的,但在当时的环境下他可以说是别无选择的。
他虽然死了,但那不是失败,而是胜利!他最终赢回了自己的尊严。

参考书目:1、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红与黑》的原著。(1993年9月出版)
2、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匡兴主编《外国文学》第二版
3、 许光华《司汤达比较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1年
4、蒋承勇:《于连性格系统的审美透视》,台州师专学报:社科版, 1988年,第一期
5、《红白黑--司汤达传》苏 阿.维诺格拉多夫 著天津人民出版社
6、胡正学:《真实的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范例》,衡阳师专学报1984年,社科版,第一期
 

2004年3月

 

本站原创作品,请勿拷贝

本版属http://www.emedu.net所有
台州教育联盟